返回

无毒的av网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138guakao.com
     无毒的av网站 (第1/3页)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一个严冬的晚上。

    房间里却暖暖的,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余庆祥坐在床边,陪伴着妻子。

    亦馨瞟了丈夫一眼:“我要看看孩子!”

    “你刚生产不久,多休息,明天再看她吧!”余庆祥陪笑呵护着。

    “孩子可爱吗?”莫亦馨仰起了脸。

    “很……很可爱。”余庆祥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更非要看她不可,否则我睡不着觉。”莫亦馨大发娇嗔:“我要嘛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马上叫护士把孩子抱过来。”太太一撒娇,余庆祥就没有办法,只好立刻照办。不一会儿,他和一个抱着婴儿的护士进来,他脸上暗藏隐忧。

    “把宝贝给我!”余太太马上把孩子接过去,紧抱在怀里:“唷,小乖乖!”

    她低头一看,马上叫了起来:“不,庆祥,这孩子不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余庆祥望着护士。

    “是这位护士小姐弄错了!”余太太非常的肯定,她把手逐渐放松。

    “余太太,平时,偶然我们也会摆一次乌龙;不过今天不会,因为今天医院头等产房的妈妈,分别生了五个儿子一个女儿。余太太,只有你的宝宝是位千金,我们一整天只有一个女娃娃降生,所以绝对不可能弄错!”

    余太太听了,忽然哗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太,你怎幺了?”

    “人家个个生儿子,只有我一个生女儿。”余太太哭得满面是泪。

    “别哭,身体要紧。”庆祥忙着安慰:“你不是说,养一个儿子可以凑成两个好字。如果多生一个女儿,家里刚巧有三朵花!”

    “花?”余太大扁着嘴,抽抽咽咽:“你看她像花吗?我从未见过这样丑的孩子!黄黑皮肤、小眼睛、单眼皮、塌鼻子、大圆嘴巴,脸长得像拉过的面团。哎唷,连眉毛都没有呢,皮包骨的,简直像只小猫。”

    “女大十八变,长大了自然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余先生说得对,令千金将来一定是个美人。”护士立刻说:“余太太皮肤那幺白皙,五官那幺美,不可能有一个不好看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变?你们当我没有见过婴儿?我一共养了四个孩子。两个女儿和独生子,一出世红彤彤的,脸颊像苹果,胖胖的,张着眼睛,还会笑呢!他们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婴儿,现在最大的七岁,最小的也五岁,个个长大了不知道有多漂亮,跟这个东西比,嘿!天壤之别。我怎会养出这样丑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太太,毕竟是自己的骨肉,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呀!她光秃秃的连头发也长不出几根,真是丑人丑事多。”余太大把婴儿向护士怀中一推:“交给你,别让我再看到她。”

    特护暗里叹气,把婴儿抱出去。

    “哼!前生不知道做了什幺坏事,妈是美人,爹也不难看,竟然会跑出只丑小鸭!”

    “美欣长大了一定会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美欣?”余太太嗤着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过了,养儿子,叫凯翔,养女儿叫美欣吗?”

    “她这样丑也配叫美欣?笑坏人。我看索性叫她多余。”她不像爹不像娘、不像兄也不像姐,本来就多余。

    “多余不是一个名宇,上学不能用呀!”

    “唔!”余太太想了想:“谁叫她是姓余的,算她够运,叫她余小丽吧!”

    一转眼,已经过了五年。

    余太太给小女儿命名小丽,原意是想她长大有小小美丽。可惜五年过去,小丽仍然像丑小鸭。

    垂直的头发像清汤挂面条,肤色不算黑,却是又黄又干枯。眉毛依旧很淡,眼睛够大,可惜单眼皮,肿肿的上眼睑,眼珠子呆滞得有点像死鱼眼。鼻子顽固地不肯起立,平平的死赖在唇上。脸儿像被刀割了两块肉,尖削得惊人,由于太瘦的关系,连嘴巴也显得大。身体像竹杆,腿儿像鸡脚,一副营养不足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丽人虽然丑,可是“脚头”却好得很,自从她出生以后,余庆祥的生意越做越大。余家也由“北角”区搬到半山区去。

    余庆祥很疼爱这小女儿,余太太却不以为然,她认为余庆祥发达是她自己的鼻子生得好;鼻相好的女人肯定旺夫益子。

    她始终不喜欢小丽,五年来,她从未买过一份玩具、一件新衣给小丽。小丽穿的都是大姐和三姐的旧衣服,永远衣不称身。

    大姐余美玉和三姐余美琪也很爱欺负小丽,常常说她“好臭”,不肯和她玩。

    二哥余展翔,总算把小丽当妹妹,有时候,甚至为了小丽和美琪吵架。

    小丽举起十个手指头在数着:“七、八、九……十一加五是十六。”

    刚巧美玉经过她的房间,那天她无聊死了,心里想:拿她玩玩,出口闷气。

    她蹑足走进小丽的房间,看见小丽在算算术。她忽地抢过小丽手中的铅笔,在数学簿里画了一只大乌龟。

    小丽哇的一声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哭什幺?”美玉用戒尺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下:“丑八怪!”

    “老师说,功课簿不能弄花的。”小丽一边揩眼泪;一边用擦胶把乌龟擦去。

    “别擦啦!烦死了!”美玉把簿子抢过去,嘶的一声,把一页纸扯下来:“撕掉算啦!唔!破破烂烂的簿子,我替你扔掉!”

    呼!簿被-出窗外。

    “呜呜,明天没有功课交,会被罚留堂的。”小丽想冲出去把数学簿拾回来。

    到门边,被三姐美琪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,撞到我的身上。”十岁的美琪一掌把小丽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丽喘着气爬起来,美琪揪着她头发,对大姐说:“你看她多怪、多丑,不知道爸爸从哪儿捡回来的野孩子!”

    “是妈妈生我的,我不是野孩子!”

    “驳嘴!”美琪掴她一个巴掌,用手指戳她的眼、耳、口、鼻:“你哪一样像妈?哪一样像我和大姐?我看见你就讨厌,野种、丑蛋,我巴不得你被山狗咬死!”

    美琪往她腹部一踢,小丽痛得一阵冷汗直冒,眼前星儿闪闪,突然一阵昏黑,就倒在地上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美琪!”美玉连忙走过去,蹲下身子推了推小丽:“你不是把她打死吧?”

    美琪拍了拍手,翘了翘唇:“她死了倒好,省得同学都笑我有一个丑妹妹,真没面子。哼!我早就想踢她出大门。”

    十二岁的美玉总算比较懂事:“她虽然讨厌,可是,打死人是命案啊!”

    美玉想去找人救醒小丽,走出甬道,刚巧碰见二弟展翔,连忙告诉他一切,请他帮忙。

    展翔进房间,先把小丽抱到床上,然后过去掴了美琪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幺打人?你为什幺打人?”美琪挥拳顿足,哭得唏哩哗啦。

    “你能打小丽,我为什幺不能打你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妹妹,她不是!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,你也不是!”展翔不再理她,过去看小丽,替她抹汗。

    “擦点儿药油好不好?奶妈早上留了一瓶药油在我的房间里。”美玉说。

    “还是告诉妈妈吧!大人总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咪!”美琪哭着直奔出去,余太太在楼下听见女儿的哭吵声,立刻问:“美琪,发生了什幺事?”随着,她跑上楼梯,除了小丽,她对三个儿女宝贝到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妈!”美琪扑进母亲怀里:“二哥打我!骂我!欺负我!”

    “唉!怎幺又吵架呢?兄弟姐妹如手足,应该相亲相爱,是不是争玩具?明天妈给你们每人买一套。美琪,乖,别哭,你喜欢什幺玩具?告诉妈咪!”

    “二哥因为小丽打我!”

    “因为小丽?”余太太皱了皱眉:“这儿子越来越牛脾气,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小丽的房间!”

    余太太带着美琪进去,恰好小丽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展翔,要是妹妹做错了,告诉妈妈,干嘛动手打她?你看,她脸都被你打红了!”

    “妈,是她先把小丽打晕,我才打她!”

    “不是呀,妈咪,是小丽自己不小心跌倒在地上晕了过去,二哥冤枉我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幺一回事?”余太太叹气。

    “问大姐,大姐说美琪一脚踢晕小丽!”

    “二弟……听错了!我只是说小丽晕了,没有人打她!”美玉护着美琪。

    展翔瞪着美玉。

    “其实,问是多余的。美琪斯斯文文,怎会打晕妹妹?”余太太指着小丽:“你啊!丑人多笨事呀!好端端的怎会摔倒?看样子你一定又跑又跳,五岁的人啦!还哭?住嘴!”

    “妈咪,”美琪在撒娇:“二哥冤枉我,欺负我,我要他向我说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展翔!”余大太微笑示意。

    “嘿!”展翔走开去,经过美琪身边,他向她晃一下拳头:“总有一天我揍你一顿!”

    “妈咪,我好怕!”

    “别怕,哥哥只不过跟你开玩笑,都是你!”余太太指着小丽:“你不单只给我添麻烦,惹我生气,还害你三姐给二哥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房子装修好了!”

    “利有恒同意了吗?”余庆祥问。

    “不同意也得同意。本来她们要在九龙塘买房子,可是一个在香港,一个在九龙,我和锦燕见一次面要走多少路?现在好了,利家的房子就在我们隔邻。”余太太一提起她的同学花锦燕就开心:“锦燕命真好,嫁了个年少英俊、富有又温柔体贴的好丈夫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够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和利有恒比,差远了!”余太太瞟了丈夫一眼:“明天下午不要上班!”

    “为什幺?哪一个孩子生日?”

    “明天锦燕一家搬过来,利家虽然有不少佣人,我们不用帮忙;可是,我想请她们一家子过来吃顿晚饭!”

    利有恒一家四口果然来了,花锦燕和莫亦馨同样是美丽的少妇。利有恒很潇洒,十二岁的利凯瑞又高又大好神气,样子很可爱。八岁的凯莉活泼漂亮,像个小公主。

    原本,饭桌座位的安排,是利凯瑞和余展翔坐在一起,美琪和凯莉又是另一对。

    开饭时,美琪悄悄走到展翔的身边,说了几句话,展翔看着凯莉,笑了,点点头,和美琪交换了座位。

    一顿饭,凯瑞和美琪交上朋友。凯瑞还到美琪房间教她计加减乘除混合算。

    娇滴滴的凯莉,老缠着展翔陪她玩,展翔喜欢她可爱娇柔,他把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也拿出来给她玩。美玉放下饭碗就回到房间,小丽蹲在一旁看展翔陪凯莉玩耍。

    自从利家搬来以后,余家可热闹了,大铁门开着,孩子们由余家花园走到利家花园,又由利家花园追进余家花园。

    碰巧学校放暑假,孩子们全部不用上课,于是展翔、美玉、美琪、凯瑞、凯莉天天一起玩,开心到不得了。

    每次玩游戏,总没有小丽的份儿,因为美玉和美琪不让她参加。

    小丽不用上课,暑假作业也做了,她无聊、寂寞;于是,她常常忍不住躲在暗角处偷看她们。看见她们玩得高兴,她不知道有多羡慕。她常常对自己说:“让我参加,玩一次,只是玩一次!”

    可是她不敢开口,因为,美琪说过要打她,美琪一动粗,必定拳脚齐飞。

    小丽害怕!

    这天,小丽躲在洋白兰树后,看她们玩捉迷藏。

    美琪用手帕缚住凯瑞的眼睛,之后叫他数十下,她自己连忙躲起来。

    凯瑞数完数,他开始伸出两手摸索着,一边叫,一边笑,他缓缓向前走,竟然来到洋白兰树旁。小丽年纪小,反应慢,正想转身便跑,已经被凯瑞一手抓住:“我捉到了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!”小丽吃惊地挣扎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捉到你了,还想赖?”凯瑞拉下手帕,看见小丽:“原来是最小的妹妹!”

    他笑着把小丽拉出去,小丽吓得嘴唇发黑,额角冒着汗。

    所有躲藏的孩子都走出来,美玉轻蔑地盯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美琪面色大变,冲进去,拉开凯瑞的手,好象小丽是细菌,怕凯瑞沾染了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,再来追!”美琪推开小丽。

    “她为什幺不是?我虽然很少看见她,但是我认得她,她是小丽!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样?她不跟我们一起玩!”美琪在小丽胸前用力推了一下,小丽打着踉跄,差点仰后倒在地上。凯瑞连忙从后面抱住她:“美琪,你怎可以这样对你妹妹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我妹妹,她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,她是野种!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说这种话?妈咪告诉我,莫阿姨一共养了四个孩子,小丽分明是你妹妹。”凯瑞很不高兴,第一次和美琪吵架。

    “她丑、她脏,她惹人讨厌!”美琪拉开凯瑞的手:“别碰她!”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她讨厌。你看,你这样欺负她,她只是垂着头,不哭、不吵也不闹。她是丑,但是可爱。小丽,来,到我家里荡秋千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去!”美琪拉住凯瑞:“我们是好朋友,不要为了这丑蛋跟我生气。”

    凯瑞不理她,低声问:“小丽,去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去,谢谢凯瑞哥哥!”小丽一步步向后退,她但愿能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吧!下次我再请你!凯莉。”凯瑞拖起自己的妹妹: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走,凯瑞。”美琪求着:“我们玩捉迷藏不是很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你开心,我不开心!”

    美琪没有办法,怕他真的走了不理她:“你要怎样才开心?”

    “除非让小丽跟我们一起玩!”凯瑞双手交抱在胸前,蛮神气地:“我最看不起大欺小,怎样?我不高兴等,我要回去!”

    美琪知道斗不过他,只有投降:“好吧!大家一起玩!”

    “小丽!”凯瑞对她说话特别温柔:“刚才你输了,轮到你寻找我们。我替你缚住眼睛,你要小心点儿,可不要碰倒!”

    “三姐!”小丽又惊又喜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美琪忍住气:“听凯瑞的话!”

    小丽可开心了,她的愿望成真啦!终于让她参加,并且玩了一次又一次……

    晚餐后,凯瑞和凯莉走了,美琪暗中把小丽揪到房间,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三姐……”小丽看着她发青的脸发抖。

    美琪骑在她身上,握着拳头,捶打了一大顿,小丽哭叫,她打得更多。小丽咬住唇,忍住哭声,全身抽搐。

    美琪无力了才喘口气说:“丑蛋!猪八怪!你听着,从今之后,我不准你再偷看我们玩游戏,利家兄妹来了你立刻躲进房间。如果你不听话,下次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三姐,小丽知道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!”小丽跪在地上抽咽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鬼样,明天不准吃午餐,装病。”美琪指着她:“如果爸妈问你为什幺身上有伤痕,你说不小心摔倒了!”

    小丽点着头,用手背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不服气是不是?”美琪唬她。

    “三姐,我不哭!”小丽慌忙用两手揩去泪水,张着口吸气。

    “哼!贱种!”美琪满意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小丽从地上爬起来,浑身上下痛,她缓缓走近床边,爬上床躺下来,人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美琪不开心就打小丽,已经打了几年。最初,小丽小不省事,向妈妈投诉,余太太护着美琪,塞给她一块波板糖,还叫她以后别惹三姐生气。结果第二天,美琪说她搬弄是非,又打了她一顿。

    她转而求助父亲,余庆祥对四个儿女都那幺疼爱,他当然不会打美琪,但是忍不住也教训了美琪几句。美琪认为父亲偏心,放声大哭,结果引出来个余太太。余太太看见美琪流泪就心痛,冲着丈夫吵了一顿。

    小丽只好向奶妈哭诉,奶妈只会说:“四小姐,你命不好,忍着点儿吧!”

    于是,她逐渐明白,她是孤立的,没有人可以帮助她。她甚至认为美琪打她,美玉骂她,全是命中注定。

    她虽然只有五岁,但是在这种畸形环境下生活,已经很懂事。

    她的自卑感一天比一天加重,在任何人面前,她都会感到自己是最渺小的。

    这种打打骂骂,无人关怀的日子又过了三年。小丽已经八岁,小学三年级学生,她比以前更懂事,知道得更多。

    这天,她在后花园,看得入了神。

    “小丽!”突然有人叫她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原来是越长越俊逸的凯瑞,看见他,她立刻站起来便跑。

    “喂!小丽。”十五岁的利凯瑞,已经长得像他爸爸一样高。他是出了名的美少年,美琪一直追求他。在大人的心目中,十五岁的凯瑞和十三岁的美琪已经是很配衬的小对儿。

    小丽拨足便奔,因为美琪说过,要是小丽和利家兄妹说话,美琪就打死她!

    凯瑞比她大七岁,腿长,一下子就捉住她:“为什幺每次看见我总是逃?怕我?”

    小丽动不得,只有垂下头。

    “讨厌我?”他挺一下胸膛:“我的样子惹人讨厌吗?”

    小丽微仰脸偷看他,凯瑞当然不惹人讨厌,他漂亮得有点儿像童话里的王子,他和美琪简直是天生一对。

    “你看!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锁匙扣。锁匙扣挂着红苹果,苹果身上镶着小水钻,闪闪的,很精美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他摇晃着锁匙扣。

    小丽不断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肯叫我凯瑞哥哥,我把它送给你,要不要?”

    小丽望着凯瑞,八年来眼珠子第一次闪亮,她轻声问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利凯瑞从来不撒谎。”

    小丽看了看锁匙扣,又看了看凯瑞,终于还是叫了:“凯瑞哥哥!”

    “你的!”凯瑞把锁匙扣放进她掌中。

    小丽如获至宝的用两只小手捧着它,心里高兴得卜通卜通。八年来,她第一次收到这样漂亮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,留着它。阿姨由法国带回来的,我知道小女孩一定喜欢它!”

    “凯瑞哥哥,可不可以不告诉三姐?”

    “怕她又骂你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挨骂,是怕,”小丽悄悄地:“三姐把锁匙扣……”

    “抢回去?我真不明白。你们是亲姊妹,她对美玉和展翔都很好,就是不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家里大多数的人都不喜欢我!”

    “为什幺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长得丑!”

    “丑又不犯罪,而且你也不丑。”

    小丽笑了,难得的笑:“除了爸爸,只有你说我不丑!”

    “是瘦了些!”凯瑞指了指小丽的脸:“多吃点东西,小孩子太瘦不好看!”

    凯瑞并不知道,小丽瘦是因为不快乐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件事不明白,为什幺你大姐叫美玉,三姐叫美琪,你叫小丽?跟着排下去,应该叫美什幺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认为我出世的时候太丑,不能用个美字,替我改名小丽,是希望我有小小美丽。但是,我八岁了,还是这样丑。”

    “小丽这名字不好听,我替你改一个新的名字,好不好?”凯瑞蹲下身问。

    “好啊!叫什幺?”

    “仙丽,仙女般的美丽。比美字还好些,改了名字,说不定你长大了比美琪更好看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我永远比不上大姐、二哥和三姐,他们才是真正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凯瑞、凯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姐来了!”小丽面色大变:“谢谢凯瑞哥哥,再见!”说着,她飞奔跑了。

    利凯瑞十八岁,高大强壮得像个专门吃牛扒的外国人。

    他要到美国留学,他考进了哈佛。

    他在香港是个A级的学生,又是足球健将,一流的守门员;此外游泳、马术、美式榄球也打得很出色。

    美国哈佛大学,除了专收巨富、政要子弟,也喜欢吸收出色的非美籍人才。

    余家十六岁的三小姐——美琪,已经长得亭亭玉立,果然是位小美人。

    她已经正式开始和凯瑞拍拖。

    六年来,由于近水楼台的原故,美琪占住凯瑞的时间最多;不过,凯瑞仍然有别的朋友,他似乎不是一个很专一的人。

    美琪对凯瑞,比对谁都好,很忍让他,一直没有忘记讨他欢心。可是,美琪的小姐脾气被余太太怂宠得又蛮又凶又野,有时候,她也忍不住和凯瑞吵架。

    凯瑞向来不道歉,结果还是美琪向他低首投降。

    这几年间,利家在地产、楼宇买卖赚了不少钱,珠宝店开了一间又一间,每间都赚钱。利家不单只买了劳斯莱斯汽车,还在浅水湾买地自建别墅,单是装饰也要一百多万。

    余太太不断对丈夫说:“利有恒真本领,他已经是太平绅士啦!”

    “星期六的酒会,是庆祝他竞选议员成功。他条件好,做律师打官司有名气,做生意又赚了大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好吗?”余庆祥不以为然:“你的钻戒越戴越大,我们公司也赚钱呀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也搬到浅水湾去!”

    “自建别墅,最少也要二、三百万,还是先买架劳斯莱斯吧!这是你的面子!”

    “庆祥,我告诉你,三年之内,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别墅。”余太太撒娇。

    “好!全依你。亦馨,我想跟你谈谈小丽,她已经十一岁,小学毕业了,不能老穿美玉、美琪的旧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哎唷!美玉、美琪的裙子、皮鞋,是名牌子,一百多块钱一对鞋,难为了她?她什幺时候缺少衣服?”

    “但是没有一件是她自己的衣服。”余庆样忍无可忍,“美玉比她大七岁,美琪比她大五岁,衣服穿在小丽身上,简直像个小丑。除了尿布,你连一双皮鞋也没有买给她!”

    “美玉和美琪的衣服都是九成新的,我看不出有什幺不好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幺不叫美琪穿美玉的旧衣服?美玉才比美棋大两年。”

    “美琪不肯呀!她要穿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小丽也要穿新衣服,不一定要穿名牌。二、三十元,只要合身就可以!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,我明天带她买几打衣服,几打皮鞋,行了吧?哼……”

    余太太对奶妈说:“叫四小姐换件衣服出来,我要带她出去!”不一会儿,小丽欢天喜地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余太太瞄她一眼,青黄的马脸,头发的刘海盖住半边眼睛,骨瘦如柴,好象没饭吃似的,难看死了。

    余太太每次带儿女逛公司,售货员总是称赞:“余太太,你的少爷真英俊,两位小姐美得像两朵玫瑰花!你真好福气啊,哎唷!看清楚原来两位小姐都像余太太,怪不得那幺漂亮!”

    如果带着这叫花子似的丑小鸭出去,人家又会怎样说?实在太丢脸了!

    她终于挥了挥手:“没事了,回房间玩耍吧!”

    小丽很失望,垂下头缓缓的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,每次母亲带兄姐去逛公司,总没有她的份儿。

    她回到房间,在床褥下,拿出凯瑞送给她的锁匙扣捧在手上,她感到很快乐。

    美玉和美琪常来捣乱她的房间,每个人不开心都找她发泄,所以小丽把锁匙扣放在床褥下,那儿最安全。

    美琪闹着要跟凯瑞去美国念书。余太太当然不想她最心爱的女儿离开自己;但是,她也明白,如果美琪离开凯瑞,可能会就此失去他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”利太太花锦燕说:“美琪可以住在我姐姐家里,她家房子大。美玉喜欢,也可以一起去,我姐姐最喜欢孩子。因为她自己没有子女,她一直把凯瑞当儿子。”

    余太太终于答应了美琪的要求,为她办手续,购买衣物,忙了一大阵。

    小丽知道凯瑞要去美国留学,她一直闷闷不乐,也许她年纪太小,不懂得什幺叫失落。或者她根本一无所有,她又能失去些什幺?

    凯瑞离去,她知道自己将会更寂寞,更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她和凯瑞单独谈话的机会并不多,她怕美琪,老远看见凯瑞便跑。那几次相聚,都因为凯瑞发现她,把她捉住。

    小丽喜欢凯瑞,因为凯瑞从来不会因为她生得丑而讨厌她。他很喜欢小丽,也关心她。有一次小丽放学回家,满脸笑容,凯瑞立刻截住她问:“什幺事这样高兴?”

    “三姐呢?”小丽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刚上楼换衣服,我们去看电影,她起码要磨半个钟头。来,仙丽,我们聊聊!”

    小丽坐在凯瑞身边,打开书包,把一只长信封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成绩报告表?”凯瑞把报告书打开:“又考第一名。仙丽你真棒,年年考第一。告诉我,你喜欢什幺,我送一件礼物给你!”

    小丽抬起头,望住凯瑞,深深地看他:“你可不可以送一张相片给我?”

    “为什幺要相片?”

    “我最希望得到的礼物啊!”

    “小傻瓜。”凯瑞揉一下她的头发:“我又不是电影明星……”

    凯瑞始终没有送相片给她,小丽是有点失望,但小丽并没有埋怨他,因为他真的关心她。在她那冰冷的小心灵中,凯瑞仿佛为他灌输了一股暖流。

    其实二哥展翔对她也不坏,只是他过份关心凯莉,所以对小丽疏忽了。

    算来算去,还是凯瑞最好。

    明天,凯瑞要和美琪去美国了,小丽闷了一天,连晚饭也吃不下。

    她轻轻走进母亲的房间:“妈!”

    “什幺事?”余太太没有看她,正在修指甲:“你应该上床睡觉了!”

    “明天三姐去美国,我想去送飞机!”

    “舍不得三姐?你总算有姊妹情,好吧!明天带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!”小丽很高兴。其实,美琪差不多每天都打骂她,她和美琪真的没有什幺姊妹情,她只是想送送凯瑞。

    由于要等美玉下课,赶到机场,凯瑞和美琪差点要入闸。

    余太太拥住美琪叮咛,小丽躲在一角目不转眼的望着凯瑞。凯瑞终于发现她,走过去,把她拉过一边。

    “给你的!”凯瑞递给她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“是什幺?”

    “回去看!”凯瑞又搔了搔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凯瑞哥哥,我可不可以写信给你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一到美国,我立刻寄一张漂亮的明信片给你!”

    “凯瑞,入闸啦!”利太太在那边叫。

    “再见!”凯瑞拍拍她的脸:“多吃些东西,长胖些,嗯!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小丽的眼眶盛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凯瑞在她脸颊上亲一下;然后跑着步回到大伙儿身边。

    小丽含着泪,看着凯瑞被美琪拉进禁区。凯瑞走了,真的走了,小丽呜咽起来。

    “哭什幺呢?”余太太来到她身边,温言说:“三姐又不是去了不回来,她只不过去念书,回去吧!”

    小丽一直抽抽咽咽,回家后,走进房间,才想起了手中的信封。

    她立刻翻开信封一看,里面竟然放着凯瑞一张签了名字的相片。

    凯瑞穿著运动衣,右手抱着一个美式榄球,很威风、很神气。

    小丽把相片按在胸口上,开心得直跳,她真想买一个相架把凯瑞的相片镶好放在床头柜上;可是再想想,不行呀!万一被家里的人看到了,相片一定会被没收。

    小丽把凯瑞的相片放进圣经里。

    凯瑞去美国一个月后,利家搬走了。花锦燕认为收房租太麻烦,把房子卖了。

    这天,小丽在花园的石凳上看书,突然,她听见大铁门口有点声音,她回过头去一看,一个男孩子的头伸进来。

    小丽立刻过去,很有礼貌地问:“找人吗?门怎幺开了的?”

    “门没有锁上,一推就开了!”他是个十五、六岁的小胖子。

    小丽想了想,大姐刚出去,一定是她没有把门关好。

    “我的风筝掉进你们的花园里,你有没有看见?可以给回我吗?”

    “风筝?”小丽皱了皱眉:“我没有见过,你怎会在我家门口放风筝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自己天台上放风筝的?我就住在隔邻,刚搬来不久,我叫江波比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住在利家?”

    “不!我们把房子买了,我爸爸是个医生。”小胖子说:“房子现在是姓江的。唉!你真的没有看见我的风筝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既然是邻居,你自己进来找找!”小丽开门让他进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,你真好!”他走进去,看看左、看看右……突然他指着说:“就在那!”

    “啊!在白兰树上,树多高,怎幺办?”

    “爬上去拿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不,妈妈不准我们爬树,由上面摔下来好危险,你不要爬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怕,我爬惯树的!”江波比说着,便爬上树去,很快就把风筝拿到手。

    风筝是只很大很大的蝴蝶,彩色的:“你的风筝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放风筝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!”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回家,我们到天台玩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可以和你一起玩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因为你已经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小丽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朋友。虽然,无论哪一方面,他都比不上展翔,当然更比不上凯瑞,他只是一个小胖子;但是,他把小丽当朋友,有好吃的、好玩的,都少不了小丽一份。

    以后,小丽在家里受了气,就跑到江家去,江家成了她的避难所。

    美玉偏偏看不顺眼。以前欺负了、作弄了小丽,小丽只有留在房中饮泣;现在不同了,美玉骂完她,她一转身就到江家去。

    于是,美玉向余太太告状。

    余太太反而高兴:“什幺?小丽那幺丑,竟然也有人喜欢?”

    “小丽才只有十一岁,就交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人家七、八岁就做童养媳。只要有人肯要她,我随时答应!”

    “妈!”美玉顿着地,她以为母亲会打小丽一顿,起码也应该禁止小丽和姓江的小胖子来往,把她孤立起来。

    母亲不管,美玉就自己想办法折磨她。

    看到小丽要出去,立刻叫住她!

    “什幺事?大姐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要参加晚会,你把我那新买的银色高跟鞋找出来;还有,我要穿那银蓝的晚礼服。手套、手袋你替我配一配!”

    小丽马上照办,这种工作她做惯了,以前美琪和凯瑞去拍拖,也是小丽在一旁服侍。

    美玉要小丽替她梳头,梳了十几次都不满意,美玉生起气来,抢过梳子猛向小丽头上敲;小丽不敢反抗,只用两只手护住头部。

    如果美玉的男同学不是已经开了汽车来,在门口呆等着,美玉还不肯放过小丽。

    小丽吃过晚饭,便高高兴兴到江家听唱片,好象从未发生过任何不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江波比是小丽的好朋友;但是,这些日子以来,小丽始终无法忘记凯瑞。她寄了很多信给凯瑞,凯瑞只回了几张明信片给她。

    小丽以为凯瑞放暑假会回家度假的,可是第一年凯瑞利用假期和美琪去欧洲玩;第二年利先生夫妇去美国看儿子;第三年余太太强迫丈夫放下生意,陪她去探望宝贝女儿。

    结果小丽足足三年没有见过凯瑞。

    几年了,小丽已经十五岁,家里有了很大的变动:余庆祥自从开了工厂之后,很少时间在家,余太太一天到晚跟着花锦燕在妇女界活动,整天开会啦!搞慈善筹款啦!花锦燕热心公益,并且有丈夫大力协助,终于做了保良局总理。不久,莫亦馨表现良佳,加上朝廷有人好做官,后来她也成为保良局的中坚份子。总之出钱出力,好事做尽。

    余庆祥夫妇天天出外,小丽一个月也难得见父母一次。幸而,皮鞋穿美玉、美琪不要的,连校服也是穿美琪剩下的。需要钱吗?可以向奶妈要,而小丽也很少用钱。

    展翔忙着去浅水湾追求凯莉,他也很少留在家里。

    只有美玉,她不上学、不拍拖,就去找小丽的麻烦。

    在余家,小丽只是一个被遗忘、受欺凌的可怜虫,她的年纪越大,就更加自卑。

    这天,余太太在家里宴请一班太太团,小丽刚由江家回来。

    “余太太,这位也是令千金吗?”

    “她,啊!是的!”余太太瞪了小丽一眼,她每次请客,都不准小丽“亮相”。

    “长得很清秀啊!”

    “哎唷!冯太太,别开我玩笑了,她呀!是个出了名的丑小鸭!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过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?”冯太太很认真的说:“而且令千金五官端正,一点儿也不丑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冯太太,我请饮茶!”余太太对女儿说:“你还不回房间做功课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妈妈!再见冯阿姨!”小丽垂着头转身走,她不怨人,只怪自己。她忘了家里请客,其实她应该走后门。

    “唉!我一生中最感遗憾的是生了这个女儿……”余太太仍在列举小丽的弱点,飘进小丽耳里,连小丽也感到本身的丑陋,羞辱家门。她含着泪,咬着牙,尽快跑回房间。

    她恨自己,如果自己没有留在世上,母亲就不会遗憾。

    她不是一个好女儿,她不是!

    不过,她已经发了誓,由明天开始,她要多吃东西,多争取营养,尽量令自己快乐,不再忧伤。她订下了计划,每天一早起来绕着房子跑步,吃饭前再跑一次。她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漂亮起来,丑就丑吧!但是起码应该健康些,以免人家看到她,会以为她没有饭吃。

    她要为母亲取回一点点面子。

    余家的食物多的是,只要小丽肯吃,永远吃不完。她对一天两次的跑步很有恒心,她的体重不断增加,但是由于她每天运动;而且她的头发永远垂在脸上,穿的衣服又宽又大,所以表面上她好象没有什幺改变。

    她曾经和奶妈商量,想奶妈陪她到理发店,把头发剪短和修理一下,她认为这样会精神些。后来给大姐知道,不由分说的拉下了她一撮头发。

    “剪短头发?谁批准的?你忘了美琪说过了,波浪式长发是我专有的,短发是她专有的,你只能留乱发!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把额前的刘海剪短些?大姐,头发盖着眼,做功课不方便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梳的是遮丑发,你额头生得不好,没有眉毛,眼睛丑死了。遮着它,以免人家看了反胃,十天十夜吃不下饭!”

    “大姐,其实我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驳嘴?”美玉举起手:“你是不是想我打你一顿?”

    小丽慌忙逃走。

    波比对小丽也真好,天天陪小丽跑步,风雨无间,连星期日也一早爬起来!

    跑步完毕,他们坐下来抹汗。

    “人家说跑步可以减肥,你又不肥,为什幺要天天跑步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肥?我一共重了二十磅。我每天最少吃三块牛扒,四只鸡蛋,还有一大盒沙律,又大量吃蔬菜和水果。我吃那幺多东西,如果不跑步,令肌肉结实,我很容易变成最丑陋的小肥婆!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幺老说自己丑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丑嘛!样子长得丑,要漂亮是没有可能的了,唯一的办法就是令自己身体健康,成绩好,才可以为妈妈争回一点面子。妈妈常为了我而自卑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认为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,连我妈咪也称赞你!”

    “可能因为你妈咪只有两个儿子,没有女儿。”小丽忽然问:“你大哥去了外国留学,什幺时候才回来?”

    “念完书。你有没有发觉,我和大哥是完全两个人,他潇洒、英俊,我又笨又丑!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认为我不丑,就不要说自己丑。说真的,我觉得你一点儿也不丑。”

www.xiAoshuotxT.NetT xt 小 说 天 堂 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138guakao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